关于加快功能区与街镇强力融合,促进滨海新区繁荣发展的建议

稿源:滨海政协 编辑:郭立鸿 2018-02-12 10:29

张宗云

滨海新区独有的区域配置决定了经济的发展离不开街镇和功能区优势互融互补、共赢共存、成果共创共享。街镇是国民经济发展、社会安定团结、人民安居乐业的重要基础。强化街镇经济、社会和公共服务职能,加快功能区产业聚集,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街镇与功能区共同发展才有利于贯彻市区委的战略部署、有利于从根本上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有利于推进街道社区建设、减少社会矛盾、营造安定稳定社会环境,在繁荣我区新城建设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功能区和街镇的发展

在2017年8月31日,张玉卓书记讲话中指出打造集聚

经济和实施改革创新攻坚行动,在运行机制上鲜明提出处理好功能区与街镇的关系、处理好新区各委办局和各街镇的关系。

二、当前我区街镇与功能区融合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1、目前尚没有出台相关政策、方案

尽管深知功能区和街镇的协同发展好比一辆马车的两匹马,同进共进,一进则慢,在优化运行机制上处理好功能区与街镇的关系是非常重要,至今,还没有详尽的鼓励功能区与街镇融合发展的具体方案、政策。

2、大功能区与小街镇并存现象较为明显

纵观我区7大功能区与18个街镇2017年统计指标数字对比,不难看出,功能区经济总量、招商引资、科技创新创业、生态文明、劳动保障、园区建设、区域配套、产业发展、服务功能、社会事业等方面与街镇差距较大。而街镇经过多年建设发展,社会服务方面较为完善,人力资源较为丰富。

但街镇规模经济还较弱,即便我区经济发展较好的中塘镇与津南区八里台镇2016年财政收入也有近四倍之差。

3、各自承担的责任和任务还不能推陈出新

新区成立后,功能区经济实力、各项政策、招商环境较强,而街镇相比功能区来说较弱,在招商引资选择上,更多企业优先考虑功能区,街镇在此方面缺乏相应的优势。一方面街镇要承担各类考核指标,应接不暇,还要承担社会服务等诸多方面。另一方面功能区还要面对配套服务设施的建立,承担着各项社会服务职能。功能区和街镇职能交叉,都建都在背着社会负担,不能专属从事各自事务。

4、内资外联中还没有充分考虑内资内联

当前因土地、营商等区外吸引政策的影响,新区内有的功能区积极到区外宁河等地拓展,区属内尚有土地、人力资源有着类似的优势条件,需要从内资外联中考虑内资内联,实现借力整合共同发展。

三、有关功能区和街镇融合发展的模式建议

1、尽快出台鼓励街镇和功能区融合发展的政策保障

由区委、区政府会同功能区和街镇在深入调研基础上,出台《鼓励街镇和功能区融合发展的若干政策》,在政策引导和政策扶持上旗帜鲜明,以具体方案委托相关职能部门牵头引领各项工作的融合开展,也可以专门成立相关的部门,负责此项工作的落实。

2、三种融合模式的建立初探

一是将功能区的产业链条、配套服务放到街镇。功能区专注于主业的发展,与之配套的服务安排到街镇经营发展。比如:南港工业区发展石油化工、重化工,在海滨街和古林街建立生产服务业园区,把与其配套的防腐、检测、检修乃至人力、物流放到街镇,以期借南港发展街镇同受益。

二是合理分摊税收指标。开发区南区坐落在太平镇,拥有当地的土地资源,从税收指标上开发区承接适当的比例,实现功能区反哺街镇。

三是将社会服务职能留归街镇。借助国内较为先进的浦东模式,街镇不再有经济指标的考核,功能区全力以赴从事产业运营,不再背负着社会负担,所有涉及社会服务的工作由街镇承担。比如开发区所属泰达街,开发区要进行产业发展同时兼顾社会事业,将其划归塘沽街,由塘沽街统一管理社会事务,促进街镇做好功能区的后勤保障。开发区现代产业园坐落在茶淀街、寨上街,也可以实现产业与社会服务的分开承接。

四是街镇积极配合功能区,合力而为。作为现有功能区已经分税于街镇的,要积极配合功能区做好社会累的各项工作,切忌等靠要,彼此充分合作。

3、采取点面结合,由试点方式逐步推开

因7个功能区并非全部坐落在各个街镇内,即便如此,各种客观条件也各具特色,可以考虑以点带面,逐步推开的渐进过程。比如北塘街和中关村、海滨街、古林街与轻纺城和南港,几个地方的关联度较大,融合发展有基础,先行试点,将功能区的社会责任担起来,将产业做强。

功能区与街镇各自发展、互不干涉不是一盘棋繁荣发展的思路。要打破壁垒,功能区借助自身优势带动街镇、街镇促进功能区发展。构建新时代新型的功能区和街镇关系,功能区才能全力发展,街镇负责社会事业的服务职能才能充分体现,只有功能区与街镇、街镇与功能区实现资源共享、互补互利、融合发展,才能为滨海新区的繁荣发展注入更强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