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步升:运河岸边话乡愁

稿源:津滨网   编辑:李勇   2019-12-11 13:19

       江湖汇秀地,名士部落城。两句话,十个字,完成了对常州城的一种精准叙述。常州自古盛产名士,名士也容易吸附招徕名士,于是,有本土名士,流寓名士,羁旅名士,追名士踪迹踏访名士行状之名士,真可谓,江山有胜迹,我辈复登临。名士往还,千载不休,犹如瓜瓞绵绵,名士之城由此造就。

  2019年3月29日,江南常州春意正浓,春阳在天,春风抹地,更有那潇潇春雨间或滋润,莺飞于春阳春风间,草长于乍暖还寒中。有文士三四十人,于此日从东南西北中远近而来。齿高学劭者,有年在古稀之前辈,青年俊彦者,才刚而立不惑。一时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因何而聚会常州,只因为运河与乡愁。大运河勾连华夏腹地,并非常州一地独有,然而,常州串连湖江,汇通五湖四海,乃运河节点城市,因地理而获地利。尽述现代乡愁之余光中氏,亦非常州人,因其母,因其妻,因其童年遭际,终生钟情于常州,天涯飘零人,却道常州是原乡。运河与乡愁,除却常州,似再无最佳整合点。而常州主事者,敞开文化襟抱,诚邀远近文士,聚谈运河与乡愁,又为常州注入鲜活文化元素。常州之为名士部落城,借用一句古话,真个是:良有以也。

  作家与学者本是一身而二任,但却各有侧重。于作家,大约崇尚感性,于学者,则理性优先。梁衡、杨维刚、王荣泰诸前辈学人,或仕,或文,或实业,各有不凡造诣,而其文化情怀从未与人生剥离,于此时,并不斤斤于坐而论道,而是以各自经见为底蕴,备述与余光中交往之点滴,披露此次雅集之动议与过程,令人恍然开悟:所有出自情怀的乡愁都是遥相呼应的。长篇散文《娘》的作者彭学明,以他幽深而博洽的亲情追述,为我们凝结了一个乡愁核心:亲情。而他对余光中的评价则是:余光中先生是中国写乡愁的第一人。无疑,这是点题之论。军旅诗人王久辛曾以长诗《狂雪》,让远离战争之苦数十年的华夏儿女,以铭记国耻的方式,警醒人们:无国则无家,无乡只有愁。而当下的他,正是怀抱着这种家国情怀,去体味乡愁的底蕴,阐释运河对于华夏文化的象征意义。小说家王十月离乡背井多年,似乎更能体会乡愁对于离乡者的痛感与质感,在他看来,大陆就是台湾一代人的乡愁,互相离散的乡愁,成为海峡两岸同胞共有的精神资源。诗人王童对世界对人生的观照方式也天然带着诗性,以诗而求真,以真而求真诗,这不是循环论证,而是互为表里的互相提醒。在一身而兼小说家、诗人和学者的李浩那里,乡愁是一条无形的运河,运河是一条有形的乡愁,两条河,两条纽带,缔结起一个精神共同体。与常州隔湖相望的湖州,地分两省,文则同脉,吴越春秋,无问苏浙。长年生活于湖州的杨静龙以“遍地”系列小说闻名,在大转型时代,遍地乡愁,声声断断都是时代与传统的撞击声。诗人陈丽伟与小说家刘诗伟,二“伟”相遇,其说也伟哉。他俩不约而同暂时放弃了写作者的感性优长,而是条分缕析乡愁文化的源流本末,提要勾元,学术根底颇为坚固。从青海远道而来的诗人曹有云,也是有备而来,诗情的准备,学理的准备,试图给乡愁赋予大高原的色彩。

  感性与理性虽各有侧重,但从来都不会分道扬镳,只会互相生发,合力助推,其宗旨无不指向求真求实。评论家出身的任芙康,说话行文尊崇一种被他称之为的“高级的幽默”。确实,幽默是一种高级的智慧。当运河与乡愁这些稍嫌凝重的话题,以某种高级的幽默方式来表达时,运河与乡愁便成为我们每个人的日常情感。来自湖北的周新民教授,人虽年轻,却学问博洽,在纷繁的文化线索中,提炼出乡愁母题,当个人的视野开阔后,天地也会更为开阔,却原来,乡愁并非一个人一时一地的情绪,而是一条奔流于文化血脉中的澎湃江河。来自河北的评论家桫椤则将乡愁推向了另一个高度:乡愁是一种道德概念。也是的,在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深处,对故乡的态度如何,言语行状,无不关涉道德。来自香港的罗政、罗光萍、王运丰,各自带着家国使命谋职于港岛,当然与余光中的乡愁有着质地的不同,但对于乡愁的认知却别具只眼,另有况味,为解读乡愁提供了别具价值的尺度。常州本土学人晁岱键是雅集诸人中与余光中个人渊源颇深的音乐人,由他谱曲的余光中部分诗作传唱甚广,经他之手,乡愁由纸上,到耳际,到心上。

  乡愁是一种文化情怀,深潜于古今中外所有区域所有人的文化基因中。乡愁因时而生,因时而新,无处不在,无时不在。随着全球性城镇化程度越来越高,乡愁情绪也会来得越来越广泛,更趋隐秘而深刻。然而,何为乡愁,乡愁为何,乡愁的过往表现到底是什么,乡愁的现代载体究竟是什么,对这些题目的探研,无疑带着深深的期许。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70004 备案序号:津ICP备11000547号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