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不说再见,才是和母校最好的告别

稿源:新华社   编辑:刘洁珊   2020-07-12 18:12

四年前拉着行李箱走进校门,我想象过,四年后我会用怎样的方式和这里告别。

四年后那一刻来临时,这个书写我四年青春的地方,在我的字典里多了一个解释:母校。

叫母校的地方,都会有一条难忘的路。

宿舍食堂教学楼的三点一线。

和初恋一起躲着同学的情人道。

总爱和三五知己逛的小吃街。

实习到很晚,一个人摸着黑走过没有路灯的校道。

毕业了,把母校的路再走一遍吧。

拿到毕业证书的周末傍晚,一个人去了操场。母校的天空,没有一天重复过。

时常想起大一的午后,被一场滂沱大雨困在教学楼下的我。

还有最后一堂文学课,坐在窗边,听老师讲卡夫卡年轻时的爱情。

用手机拍下,那一个个你曾经欢笑过、也曾失落过的角落。

一个沉沉的午睡过去,醒来发现身边的人都走散了。

迷彩服在衣箱底层压着,褪了色。洗净后,空气残存着军训的汗水味。

糖果罐子生了铁锈。最后一个女生节收到的鲜花,在塑胶瓶里渐渐泛黄。

青涩的时光被倾吐,然后存档。

玻璃窗冒水的回南天,想去图书馆,再浸泡一个上午。

四年间的每一次擦肩而过,都是有意为之。

聊天窗口写了长长的好几行,又一个个字删除。

坐在他后排的日子,都幻想着听到那句“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盖世英雄”。

四个春夏秋冬过去,夹在诗集里的一张便签掉了。

那句话还是没能说出口,但还是想和即将去远方的人,好好道声再见。

对面的男生宿舍楼有人弹吉他。

5点的广播站在播王菲的《暗涌》。

第二教学楼只有一个阶梯教室还亮着灯。

想再喂一次猫,躺在操场上再看一晚星星。

抱着一摞书,转过楼梯口和四月的风撞了个满怀。

雨季来临的时候,可以面无惧色地穿着拖鞋去上课。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宿舍楼的天台有看蓝天白云最好的视角。

像愿赌服输般剪掉马尾辫,给自己一个短发的夏天,一个告别大学的仪式。

毕业了才知道,原来,那个你一直吐槽的母校,回头再看一眼,才发现它熠熠生光。

原来,不挥手说再见,才能平静地告别。

原来,我以为的坚强,这么容易就被泪水击垮。

摄影:沈伯韩、燕雁、罗晓光、任正来、申宏、张端、鞠焕宗、方喆、姜克红、彭昭之、鲁鹏、季春鹏、秦廷富、刘积舜、刘念海、俞方平、张国俊、张振祥、张文魁、孙鑫

津滨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服务邮箱:jinbinwang2015@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2120170004 备案序号:津ICP备11000547号津公网安备 12010702000020号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