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文学有历史与现实支撑

稿源:津滨网 编辑:李勇 2018-03-19 10:06

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柳建伟

   

    十九大之后,特别是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里面的经济思想,我们在滨海新区讨论“迈进文学新时代”的中国新经济文学的意义和价值就更高。

    我谈第一个观点:中国进入了新时代之后,新经济文学的概念靠什么支撑?

    何建明同志讲的非常好,有的作家确实对于社会、对于时代包括经济、政治、文化实际都很“隔”,欠缺很多的事实体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家里想的那点如何如何了不得。实际上,在这其中,到底对于中国社会发生的这么多变化,有多少了解呢?何主席去了一个县,几个字就可造就1000亿。现在,习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概念何止1000亿。这个实例说明,政治家对于中国的判断,特别是十九大报告当中的判断是非常到位的。这是单一的一个作家不具备的一种视野,也不具备那样一种能力。

    在这时候,认认真真地学习总书记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对中国社会的认识,一张蓝图绘到底,你要看到,中国确实面临一个千载难逢的、3000年未遇的最好的时代,这是中国的幸事,也应该是中国文学艺术之幸事。中国发展到这一步,你提出来新经济文学也好,或者是新经济文艺也好,这个历史阶段是支持这个的,而且,你看过去,只要是顺应了时代的需求,就可以有伟大的文学艺术之创造。

    第二点,滨海新区抓住了陈丽伟这样一个本地作家提出的这样一个概念,要想把它做大做成一个文化引领层面的“符号”,要喊出来点声音来,我认为这也是非常好的。海南有博鳌文学论坛,北方是不是也弄一个滨海的新经济文学论坛,我认为这都是可以的,因为现在新经济文学的概念可以发展起来,可以成为一种引领。倒不一定说陈丽伟是开风气之先,说他起了一个头,说他抛砖引玉也好,我认为发展起来是非常好的,是很棒的。

    第三,像这样一个概念的提出,滨海新区的经济发展也支撑着它的成立。滨海新区成为国家级新区也就十年时间,简单说从我上一次来和这一次来的感受,昨天来这里看了三个地方,一个是大众变速器,那个算是传统的,第二个是看了超算中心,第三是智能的高科技的虹膜识别科技公司。我有这样的感受,我当年是学计算机的,现在天河系列和当年银河系列很多设计师都是我的同学,里面已经出了好几个院士了。当年刚刚大学毕业的1983年,我伺候过大型计算机一年,当年只是360万次/秒,天河2是理论上5亿次/秒,这对国家真实核心竞争力的支撑怎么评价都不过分。虹膜识别系统等等也一样,这个地方本身具备这样的新经济现实支撑。

    第四,形成一个理论体系或者说引领这个流派,这个地方必须得要有自己的作品,这是现在滨海新区需要做的。在过去40年当中,天津这边的文学在上世纪80年代有蒋子龙、冯骥才、航鹰,到后来进入新世纪有龙一、肖克凡、王松等等,总体上除了龙一因为改了影视,他在全国的影响要大一些之外,其他没有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在全国的位置那么高了。提出新经济文学以后,要把天津文学创造性的这块尽快弄起来。

    第五,文学创作应该解放一些思想,新经济文学应该要把概念弄大一点,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当中提出,如果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还有,他在文艺创作的顶层要求上,对于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有一个“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这十个字是并列提的,怎样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这是总书记经过深思熟虑,给文化发展提出的希望。

    我建议,一是要借助传播力比较强的东西,比如说影视,网络影视,滨海新区从各个不同层面都有很好的经济实践,却没有相应作品。雄安新区刚刚组建,现在已经有人去写雄安的长篇小说了,现在是好酒也怕巷子深的时代。二是要借鉴温州、义乌支持《温州一家人》和《鸡毛飞上天》,要有深度,写得太肤浅、太表面也不行。三是找真正的高人,来这个地方深入了解,写出它的特点,写出与深圳、与浦东不一样的作品。你不能说等人家过几年写雄安的影视、文学作品铺天盖地,这个滨海新区还只是以陈丽伟本土的几个作家在这个地方做,这与滨海新区承担国家层面的任务是不相符的。